您当前的位置:参考信息网 > 应城新闻 > 乡土应城 >

读卜寸丹散文诗集《物事》

2016-10-20 08:23 来源: 孝感新闻网    
摘要:深情走过青春的祭场 读卜寸丹散文诗集《物事》 文/李汉超 散文诗是兼有诗与散文特点的一种现代抒情文学样式,从外观形式上看,它是散文,但从本质上看,它是诗的,具有诗的品格...

深情走过青春的祭场

——读卜寸丹散文诗集《物事》

文/李汉超

 

散文诗是兼有诗与散文特点的一种现代抒情文学样式,从外观形式上看,它是散文,但从本质上看,它是诗的,具有诗的品格、质地和纹理,给人以美的享受。但是,它比散文更短小更简洁,比诗歌更自由更灵活。我喜欢散文诗,去年6月,我参加中国乡土诗人协会在益阳的采风活动,其间,我与诗友怀着朝圣者的心情特地抽时间去拜访中国第一家散文诗大刊《散文诗》编辑部。刚到楼下,一位长辫子女士优雅地将我们迎进电梯,又热情地将我们迎进她的办公室,她说她叫卜寸丹。我们顿时一惊,原来心仪已久之人,此时生动地出现在眼前。她送给我们2012年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散文诗集《物事》,还谦恭地签上大名请我们“指正”。回来之后,我零碎地翻阅了一遍,今年端午节,我花了一整天又认真地读了一遍,着实被感动甚至被震撼了一番:那是深情走过青春的祭场之后留下的泪痕、伤痕和印痕。

全书共有九个组章,162小章,章章感人肺腑,动人心魄。如果将题目连缀起来,那也是一章优美的散文诗——

世界这么安静,水,流过沉寂的土地,他们为了一场际遇,来到这世界;而你在哪一座城市的灯楼,朝我灿烂地微笑?那时,我住在花落的乡村,吟咏青春短章,编写时光简史。后来,我们坐在浮尘的光影里,开始平静地叙说过往岁月的物事。

青春是美好的,青春故事里的那些迷茫,那些惶惑,那些喜悦,那些浪漫……总是让人回忆与怀想;这种回忆与怀想,就是对流逝的青春岁月的一种留念,一种祭奠。诗人都是敏感的,卜寸丹正从青涩里走出来,走向成熟,但她在回望,在冥想:“山那边,仓庚鸟的叫声像玉,明澈,苍凉”;“我必是一株植物,是春天暗哑的部分,潜伏于这些驳杂的声响”;“母亲的庭院,木槿一年一年盛开。我在她毗邻的城市,爱,孤独,苍老”;“在这样黑的夜,红颜是不是一杯隔夜的茶?爱,是否就是那杯隔夜茶的味道”;“那时候,我不知道,悲伤可以喧嚣,也可以只是默默地流泪”……这样纯净而蕴藉的句子,俯首即拾,它们都极具语言的张力和美感。

我尤其喜欢她的长篇组章《物事》,她“放弃了象征与修辞,只是沉迷于一场恰到好处的叙述”,80章,娓娓道来,尽显诗人的心路历程和语言魅力。她静静地叙说着她经历的一切,就像一条小河,静静地流淌着清澈,甘甜,波光,水声,还有流浪的水草,欢喜的鱼虾,甚至还有两岸的倒影。这一切,从诗人的心灵里流出来,本身就充满了诗意,根本无需附加修饰;在诗人看来,一“象征”就损害了原貌和意蕴,一“修辞”就失去了原味和本真。我们从中读到的是一个真诚而智慧的卜寸丹,是一个单纯而丰富的卜寸丹。

诗人曾暗问自己,也问读者:“走过青春的祭场,我们会不会明亮地微笑?我们会不会毫不犹豫地扑向火,浴火而生,或浴火而亡?”诗人的这种追问闪烁着理性的光芒,启迪人,警醒人,温润而高贵,隐忍而精僻

卜寸丹是一位有追求有品位的女诗人,她认为“诗人应有自己的宗教与信仰“,主张“灵魂与品质高于一切”,提出诗句要有“烟火味与陌生感”。她的这些超凡脱俗的观点和见解,真切地体现在散文诗的创作实践中,以至她不断地向读者奉献出鲜美的诗章。著名诗人李犁说她的诗“沉郁又辽阔,从容又畏蕙”,“也让我们的阅读总是充满了起伏和颠簸”,我也有同感。

2014年6月3日

 

 

(作者通联:湖北省应城市教育局 电邮yclhc@2126.com)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