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参考信息网 > 应城新闻 > 乡土应城 >

[转载][蒲阳风情]民歌拾贝

2016-10-18 16:11 来源: 孝感新闻网    
摘要:[转载][蒲阳风情]民歌拾贝_应城郑毅_新浪博客,应城郑毅,...

[转载][蒲阳风情]民歌拾贝 (2012-12-16 14:10:01)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蒲阳风情]民歌拾贝作者:应青

[蒲阳风情]民歌拾贝 

文/李月生

     

     应城民歌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和地方特色,它与应城的地名、物产和人民的劳动、生活有着密切的联系。

  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和矿藏,在历代劳动人民的心目中堪称宝物。因此,就产生了民歌:"应城有三宝,石膏、温泉、灵芝草。"这首民歌短小精悍,乡土气息浓厚,语言生动精彩。

  解放前,膏洞矿工们在低矮、潮湿、昏暗的洞巷里艰难地劳作,身体受摧残,生命无保障。流行于西北乡400余年的膏洞号子,就是矿工们发出的深沉叹息,是一种独特的劳动号子,分正眼、水眼、锤工、拖工、抬工5 种。"东山高、西山陡,怀里揣个四两头(大麦面粉做的粑子),走一步,咬一口,坐班的墨在巷子口。猴头鞭、黑头棍,打得老子屁股鲜血流;拖不动,爬着走,哪年哪月能出头。"这是《拖工苦》,唱的膏洞拖工的苦难和辛酸,抒发的是他们心中怨恨和不平。

  巡检沿大富水一带,杨河、三合沿漳水的河畈地区,是应城小麦生产区之一。麦收时节,旧式脱粒工具连枷费力大,效率低。妇女们为了解除单调而繁重的体力劳动带来的疲惫,创作了打麦号子。打麦时,妇女们相对排列,一队领唱一队和,连枷高举重落,队列进退有序,繁重的劳动变成了欢快的歌咏比赛。《打了一场又一场》,就是流行较广的打麦歌。"南风悠悠麦场上,大麦小麦金晃晃,打了一场又一场,丰收年成喜洋洋。场上连枷夸夸响,锅里粑粑喷喷香。"唱出了农民丰收的喜悦。

  杨岭、汤池一带,是一冲两塝的低岗地势,盛产水稻。农民插秧之后,最重要的农活是车水灌田。一般是一车两人车水,高坡田要用多部水车对口提灌。为了速度一致,由一人鸣锣为号,几部水车一同启动,每部水车上由一名青年男女计数唱歌,这样就产生了车水歌:"打起号子唱起歌,水随人意飞上坡,流到田间润禾苗,汗水淋淋心头乐。"车水和唱民歌有机结合,形成了一个动人场面。

  三合、郎君、长江、黄滩、天鹅一带,地处府河、县河流域下游,每年冬春两季农闲时,沿岸农民要加固堤防,石硪是过去夯土的工具。为了省力和节奏一致,打石硪时,由一人领唱硪歌,众人应声而和,并伴随甩臂摆手动作,如同载歌载舞。硪歌有山歌、小调等。有时还即兴编词。最流行的打硪号子有《哟哟子硪》、《揉腊菜》、《咿呀火嘿》等。这些民歌充分展示了应城劳动人民的情操和才气。

    

    应城民歌还打上了各个历史时期的烙印。

  土地革命时期,应城民歌开始向歌颂进步的政治活动方向发展。1932年1 月21日,贺龙领导的红军第九师在应城西20里的龙王集与国民党军队展开了激战,战斗持续了三天三夜,由于指挥有方,英勇善战,红军大获全胜。应城人民欢欣鼓舞地传颂着这个喜讯,编成民歌到处传唱:"雾雾层,打应城,应城打不开,请了贺龙来。贺龙来,城打开,老财滚下台,人民喜开怀。"当时还有《熬好白盐送红军》,这首民歌也风靡一时。

  抗日战争时期,应城民歌更有新的转折。这时是应城民歌发展的鼎盛时期。东北流亡学生到城关西街火神庙广场专场演出抗日歌曲和流亡歌曲。城关小学高年级师生在十字街、城隍庙前广场、北门菜场教市民、农民唱抗日歌曲。受其影响,应抗政府所辖的边远游击区,也流传着许多抗日民歌,如《好人要当兵》就深受老百姓欢迎。当时,陈河一带湖区的抗日游击队,同日寇多次交战,屡次获胜。当地群众把这些实况编成民歌传唱,流行最广的是《龙赛湖里战鼓擂》:"杀东洋、斩东洋,东洋鬼子真横强,飞机大炮机关枪,把我陈河都烧光。龙赛湖、龙赛湖,龙赛湖里擂战鼓,练拳擦枪又磨刀,打得鬼子象鬼嚎。"唱出了人民对日本鬼子的痛恨和对抗日游击队英勇杀敌的赞美之情。

  解放战争时期,应城人民反对国民党打内战,对国民党抽壮丁极为不满。当时就有民歌《抗壮丁》广为流传:(妻唱)"你为什么成天不快活?不想吃,不想喝,夜晚睡不着,家务你不管,田间也不作,究竟为什么?你快告诉我。"(夫唱)"我这几天心头压着磨,为的是抽壮丁啊,保长抽中了我,当兵我不愿意,出钱又出不起,孩子妈你想一想,怎么叫我不着急?"这首歌通过对唱的形式,表达了人民群众对国民党抽壮丁的痛恨之情。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