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参考信息网 > 社会新闻 > 教育新闻 >

谁来关注教师的身心健康?

2016-08-31 15:10 来源: 孝感新闻网    
摘要:关注教师身心健康特别报道 “在长期工作压力下,他们就像一张拉得满满的弓,弓弦随时都有可能断裂” 谁来关注教师的身心健康? 在网上搜索“教师,早逝”,会呈现成千上万条信...

关注教师身心健康特别报道 

“在长期工作压力下,他们就像一张拉得满满的弓,弓弦随时都有可能断裂”

谁来关注教师的身心健康?

  在网上搜索“教师,早逝”,会呈现成千上万条信息。我们既为广大教师带病上课的高尚师德感动不已,也为他们的英年早逝扼腕叹息。为何教师需要带病上课?如何让教师工作着并幸福着?社会如何应更多地关注教师的身心健康,并付诸实际行动? 

  今年教师节前夕,江苏省盐城市大丰中学41岁的廖丽君老师离开了她心爱的讲台和学生。9月5日,她被送进医院;6日查出脑癌;7日病逝。“她身体一直不舒服,经常头疼,可就是不肯去好好查一查,老说没时间。”副校长俞惠萍说。 

  廖丽君从事教育工作20年,工作很拼命,早出晚归,从没喊过累。“就是因为这样,病情才没有被及时发现。”俞惠萍说。廖丽君的同事管爱国告诉记者:“我们平时都喊她‘廖铁人’。她从未请过假,直到9月5日上午实在撑不住了,才让她爱人打电话给我,说迟一会到学校,让我代她照看她的班级。” 

  在网上搜索“教师,早逝”的关键词,会呈现出成千上万条信息。我们既为这些“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带病上课的高尚师德感动不已,也为他们的英年早逝扼腕叹息。为何教师需要带病上课?如何让我们的教师工作着并幸福着?如何呼吁社会更多地关注教师身心健康,并付诸实际行动? 

  高压力导致教师“轻伤难下火线” 

  近段时间以来,56岁的河南中医学院教授、心脑血管疾病专家周立华做事情总有力不从心的感觉。在朋友聚会上,谈起个人的期盼时,有人说期盼拥有一辆豪车,有人说期盼拥有一套别墅,也有人说期盼到国外旅游度假,但周立华的期盼却是“能不受干扰地睡上3天3夜的觉”。 

  除了在学校承担教学任务外,周立华在学校的第三附属医院还兼有心脑血管门诊主任的任务,带研究生。此外,他还承担了多项课题研究任务。手机24小时开机,在每天有限的睡眠时间中,他常常会被电话惊醒。周立华经常笑言,作为医生他经常提醒病人“注意休息,心态平和”,自己却不能做到。 

  “大学一线教师身心疲惫,经常处于亚健康状态,这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一位高校宣传部长告诉记者,“专科学校要升本,‘学院’要升‘大学’,普通高校要晋升为‘211’、‘985’,省内、国内要不断地对高校进行各项排名,因而,高校对教师尤其是一线教师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一名大学教师,光教好学还远远不够,你的专著是什么,在专业学术刊物上发了多少论文、获得了什么奖项,申请了什么级别的课题等,这些‘硬杠杠’需要付出大量心血。” 

  中小学教师的工作、生活状况又是如何呢? 

  “与高校教师相比,中小学教师的工作、生活压力更大,除非他或她想做一个浑浑噩噩、终被淘汰的教师。”河南省项城市教育局副局长兼项城第二高中校长张国民告诉记者,“虽然教育行政部门强调,基础教育要以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为主,培养孩子的创新精神,但因为这是一个比较‘虚’的指标,并且要在若干年内才会显现出来,所以在具体的实施中难免会走样。” 

  张国民介绍,初中升高中,高中考大学,这可得凭真功夫。升学率如一副千斤重担压在校长的肩上,校长又把它分解在年级组长、骨干教师的肩上。学生的考试成绩每增加一分,教师付出的辛苦就是十分,这背后有各级领导、家长和社会千百万双眼睛在那里盯着你,想偷懒都不容易。很多教师“轻伤不下火线”,乃至累倒在工作岗位上,往好处说是为了党的教育事业鞠躬尽瘁,往实处说则是“骑虎难下”,半道上根本无法撂下挑子,除非你的心脏停止跳动。言至此,张国民的表情显得十分严肃。 

  “教师超负荷工作,已经严重影响了他们的身心健康。”河南省邓州市西城区中心校校长马建龙告诉记者,许多家长对孩子的成绩要求不仅不科学,甚至不合理,对原本没有升学压力的小学乃至幼儿园教育也有了近乎苛刻的要求,“这都从某种程度上加重了教师的工作、心理负担”。 

  有专家指出,当今社会对教育期望很高,家长把对孩子的所有希望都寄托在教师身上,而学校的各种评价机制、竞争机制更是让教师们心力憔悴。因此,教师成了当前各种疾病高发人群之一,诸如心脏病、颈椎病、胃病等职业病更是广泛,长期处于亚健康的人数比例高于普通群体。 

  “生病不就医”暴露机制保障不足 

  谈及部分教师“带病工作”的问题,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乡中心校校长说:“教师带病工作的情况在我们这里非常普遍,其原因虽各异,但一定程度上耽误了教师本人对疾病的治疗与控制却是不争的事实。” 

  这位中心校校长告诉记者,按照规定,没有县级医院的诊断证明,教师是不能住院治疗的。但事实上,不少教师平常都是小病扛着,只在小诊所就诊或凭经验到药店拿点药对付了事,到县级医院诊断让住院治疗时,多是已经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还有一个虽羞于启齿却不得不提的原因是,教师请假看病,势必要找人代课。不少地方的代课费部分是要从当事教师的工资中扣除的。这便出现了一个新情况:教师得了病,只能得到约一半的工资,并且往往是自费垫支医药费,然后再报销。而这个报销过程既漫长又复杂,且往往是在报销时才知道,医院用了许多按规定得自费的药。这样,就造成了不少教师“不敢病”或“病不起”的心理压力。 

  再有就是编制问题。按照现行国家规定的中小学师生比例,乡村小学尤其是偏远山区的教学点,尽管教师“身兼数职”,却还有“超编”之嫌。记者日前在河南省南召县仓房小学采访时了解到,该校有4个班级共25名学生,包括校长在内有3名教师,教师必须身兼数职。 

  老教师张荣祥在2012年就满60岁,到了退休的年龄,县里没有新的编制教师补充进来,他要承担包括两个幼儿班和一、二年级两个小学班的语数及体音美课,执教42年、早已一身疾病的他仍在超期服役。另外两人,56岁的肖金鉴老师和39岁的赵运刚校长,都在家庭负担大、学校课多的山区小学顽强地坚守着,平常身体有了不适,根本没有条件请假就医,除非卧床不起。 

  “在长期的工作压力下,他们就像一张拉得满满的弓,说不定何时,弓弦就有断裂的可能。”南召县教体局一位同志不无担忧地对记者说。 

  2010年3月4日,江苏省宿州市高滩中学年仅38岁的女教师张成春刚上完一节课后,正准备拿起教案上下一节课时,突然倒在办公桌边,如同一盏摇曳的烛光,渐渐暗淡……“老师,是我们把你累死了。”追悼会上,学生们眼里闪烁着泪光,道出了他们发自内心的痛苦与惋惜。他们都知道,张成春老师已经带病工作了10多个年头。 

  河南省教科所一位专家分析,教师带病上课的原因主要有四点:一是教师行业编制紧,特别是农村中小学,“一个萝卜一个坑”,教师没有住院看病的时间;二是教师本身的疏忽大意和强烈的敬业精神,有些教师身上甚至折射出一种“殉道主义”,总是希望坚持再坚持,贫困地区的不少教师则因心疼钱而延误最佳治疗时间;三是一些患重病的优秀教师被媒体片面地作为典型予以宣传,推波助澜地把教师推向一个非常高尚的境界,让这部分教师骑虎难下,不得不坚持,从另一个角度讲这是好心办了坏事。四是一些地方政府或者是学校领导漠视教师的健康状况,“只要马跑却不关心马吃草”,根本不重视教师体检,甚至对于教师请病假也不及时批准,致使很多教师的病等到住院就到了晚期,已无回天之力。 

  如何让教师快乐工作健康生活? 

  长期以来,教师都被比喻成一支燃烧的蜡烛,“蜡炬成灰泪始干”,则常常用来比喻教师无私奉献、默默耕耘的高尚师德。但是,做一名好教师,就意味着非得烧毁自己才能照亮别人吗?教师累死在工作岗位上的悲剧不应该继续上演。 

  河南省某县直中学教师,在网上晒出自己学校的教师作息时间表:早自习早上7点开始,下午6点55分下课放学。每天包括早自习一共10节课。该网友说,语、数、英等包括副科老师,每周都要带20多节课,是国家标准课时的两倍,特别是初三老师更是“压力山大”。 

  该网友表示,面对美好的生活,老师应该珍惜自己的生命。现在,教师很多时候都在承受着工作的压力和制度的约束。他呼吁政府和学校应该多给教师提供一些福利,尽量不要加班;多组织一些户外活动等,让教师和大自然贴近一步。“教师的身体健康,不仅是社会的财富,本身也是学校的财富。当越来越多的教师尤其是英年早逝的优秀教师离我们而去的时候,我们这些活着的人,在感到悲哀的同时,更应该警示自己爱惜身体、爱惜生命。毕竟,生命对于我们仅有一次。”这名网友说。 

  网友“繁星”认为,教师带病上课的弊端很多:一是影响教师自身健康,很多小病转化成大病,本来想省钱,结果弄到了难以治愈的程度或者无力承担巨额的医疗费,给家庭带来极大负担,而英年早逝更不利于实现自己多为国家培养人才的愿望。二是教师患病期间,精神状态不好、体力跟不上,难免力不从心,影响工作效率,也有可能影响到学生的情绪。三是过多的教师英年早逝有损政府形象,让人产生教师群体无人过问的错觉,不能体现全社会真正的“尊师重教”,很不利于体现“以人为本”的社会理念。 

  “为了祖国的未来,请患病教师把治病放到首位,身体养好了,才能更好工作。为了学校的发展,请学校领导多关心患病教师,给予他们充足的治疗时间。为了祖国的千秋大业,请国家建立必要的保障机制,让教师享受到良好的医疗待遇。”网友“老马识途”说。 

  一位专家表示,教师担负着传承人类文明的重任,理当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爱。由于受教育对象自身情况的千差万别,教师的劳动具有艰巨性、复杂性、创造性和长期性,教师的劳动是脑力劳动兼体力劳动的融合,不能简单地将之界定在8小时工作时间或升学率的高低上。该专家强调,教师的职业是崇高的,但是教师不是神,而是人,教师患病,应当及时治疗。让人民教师快乐地工作和生活着,不但是学校领导、各级政府的责任,也是对全社会提出的一个基本要求。(记者 郭炳德) 

  《中国教育报》2014年9月23日第1版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